快捷搜索:

国际纵横:俄格关系中的(非)自发危机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关系一直很差。两国关系中没有取得突破的土壤,却存在发生自发危机的基础,正如当前的危机一样。格鲁吉亚6月份发生的大规模骚乱是东正教议会间大会当地组织方疏忽造成的。

  奇怪的是他们没有考虑到该组织现任主席是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谢尔盖加夫里洛夫(Sergey Gavrilov)。他被安排到格鲁吉亚议会议长的座位上,组织方显然是犯了最为严重的政治失误,从而引发了公民的大规模抗议。

  此次危机的原因主要源于格鲁吉亚与俄罗斯之间的领土争端无法解决。这场已持续20年的积怨如此之深,如此不可调和,以至于双方已经对找到妥协解决的办法感到绝望。各方都在盘算破坏对方的内部力量,使其最终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主张。

  格鲁吉亚的反俄情绪在社会精英和公众中普遍存在,其共识是对俄罗斯侵占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领土的指责。这种观念在中小学和大学中被广泛灌输,无论思想观点如何,都在民众中广泛传播。尽管爆发大规模不满情绪的借口是俄议员来格鲁吉亚,但所发生事件的主要原因是民众对格鲁吉亚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党”相当消沉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非常昏庸的政策的积怨。近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如腐败丑闻、将反对派排挤出所有级别的政府部门、徇私行为,都刺激了民众抗议情绪的高涨。格鲁吉亚议会发生的事件使这种累积的紧张局势显现出来。

  发生突如其来的危机后,“格鲁吉亚梦想党”领导层不知所措,未能找到任何比从反对派手中接过反俄口号并将危机的责任归咎于俄罗斯的更好办法。艰难当选格鲁吉亚总统的萨洛梅祖拉比什维利(Salome Zurabishvili)此前曾有机会与俄罗斯重启关系,但现在却担起提出新反俄口号的差事。“格鲁吉亚梦想党”领导层以牺牲在与反对派的对立中占的主动权为代价,如此轻易地葬送了近些年来俄格关系中的积极因素,这说明他们极度缺乏自信。

  格鲁吉亚的对俄政策中存在诸多矛盾。第比利斯在将莫斯科称为“侵略者”的同时,又积极努力吸引俄罗斯的投资和游客。这些矛盾的原因在于格鲁吉亚困难的经济形势。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并未给格鲁吉亚带来投资热潮。格鲁吉亚不得不重新开放俄罗斯市场并邀请俄罗斯游客,以保持经济增长的积极态势。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政治问题目前无法解决。格鲁吉亚任何一届政府都不会放弃向俄方提出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撤军的要求。同时,第比利斯拒绝与部分独立的共和国领导层直接接触。这一切使局势变得特别复杂而且难以解决。双方都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危机无法解决。甚至停止了按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到本世纪初的方式以创造性的方法解决的尝试。

  俄罗斯当局断然中断与格鲁吉亚间航班的决定也是象征性的,不过会对格鲁吉亚的经济造成严重打击。格鲁吉亚每年接待游客约800万人次,其中俄罗斯人约170万人次,占首位。这对格鲁吉亚经济中这个有时以两位数增长的行业将是一个重大打击。

  总之,当前危机最严重的阶段已经过去。俄罗斯视所发生的事情为由于格鲁吉亚当局的疏忽而造成的孤立事件,对俄罗斯行为的措辞是暂时的。不过,再出现攻击俄罗斯公民或者其他挑衅事件,局势可能会更加恶化。符合格鲁吉亚领导层利益的做法是:一,消除社会中积累已久的内部紧张局势;二,在保存颜面的同时做一些让步,并解释一下格鲁吉亚总统将内部政治问题归咎于俄罗斯的过激言论。这样才能期待危机在可预见的未来会得以解决。(作者为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总监)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责编:赵建东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